收起列表
首页 赛事动态 正文

专家声音 | 赵敏: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聚焦工业场景助力生态建设

时间:2020-12-07浏览量:1380字号:AAA

12月2日,中国第二届工业互联网大赛在浙江余杭顺利落下帷幕,同时启动了第三届工业互联网大赛(参见图1)。

blob.png

图1 第三届工业互联网大赛启动仪式

这是一场冠以“国字头”、由各级政府发起组织的正式大赛——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专门发布了《关于组织开展第二届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的通知》,主办、承办和协办单位都是政府部门:(一)主办单位:工业和信息化部、浙江省人民政府。(二)承办单位: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厅、杭州市人民政府。(三)联合承办单位:重庆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杭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青岛市工业和信息化局、深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重庆两江新区管理委员会、青岛市即墨区人民政府、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政府。

这是中国工业互联网领域最大的赛事——全球绝无仅有的、以先进的数字技术线上线下相结合来推广工业互联网的、社会化的盛大公众活动形式。

这是一组创纪录的数字——根据新华社和组委会的报道,本届大赛在团体规模、应用范围、技术创新、参赛主体、奖励力度等方面都实现了突破,吸引了1457个团队、2000余家企业、近7000名选手参赛,数量较去年增长50%,超过500万人观看了比赛直播。

这是一场聚焦工业主体的赛事——比赛项目覆盖了工业互联网网络、工业APP等众多应用场景。所有获奖团队甚至百强团队都在谈工业痛点问题,都在基于工业场景提出工业问题解决方案。

本届创纪录大赛虽然落下帷幕,但是引发了笔者些许思考。作为一个在工业与信息化领域从业37年的观察者、研究者与实践者,此时此刻,对工业互联网这个异军突起的事物,该怎样看待它,定位它,发展它?

笔者认为:工业互联网是中国人开辟的新赛道,是中国工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新路径,是工业化与信息化长期交汇融合发展的阶段性成果。

可能不少人会说,工业互联网不是源于美国GE公司吗,这是一个“既有结论”啊,怎么成了中国人自己开辟的新赛道了呢?其实,如果大家愿意仔细研究和考证的话,大家会发现,事实与所谓的“既有结论”并不一样。

得出上述结论,皆源于中国业界在工业互联网如下五方面的独创内容。

一.中文术语独创

工业互联网,这个中文术语是谁提出的?现在最流行的说法是“2012年GE公司首创/首次提出工业互联网”。但是,笔者在本文要告诉读者,这是一个不正确的说法,或者说是历史性的误会。首先,GE公司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宣示;其次,这个说法没有任何证据支撑;再者,截止目前的所有能追踪到的历史资料都指向一个事实:工业互联网这个中文术语,是中国人首先提出来的。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读者可能马上会问,谁是中国第一个提出工业互联网这个中文术语的?笔者只能说:谁是首家目前尚无法确定,需要进一步研究考证。但是,国内至少有几家企业分别在2006~2010年之间,各自提出并在业务活动中公开使用了工业互联网、工业物联网这些中文术语,远远早于GE公司中文资料中所使用的术语,这是一个基本事实。

笔者此前在很多论坛场合和文章著作(例如《铸魂》一书)中都讲过上述观点。互联网络带给我们的一个巨大的好处,数字化的历史资料都公开摆放在网页上,等待人们去搜索和查询。但是很多人不太愿意动脑子去研究,不太愿意上网去亲自查,不太愿意去翻译原版资料,而宁愿相信坊间的传言和某些经不住考证的“既有结论”。

根据笔者从网上检索到的公开资料看,从2006年到2010年,已经有上海可鲁电气、迈迪信息、研华科技等中资企业,在不同行业,以不同的视角,先后都各自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的中文术语,远远早于GE公司的2012年发布的“红皮书”小册子。

如图2所示,上海可鲁电气公司在2008年参展时的照片显示,其展位上方标语写的就是工业互联网,其官网显示在2007年就提出了“工业物联网”。从那时起,可鲁电气公司一直在同时使用“工业互联网”“工业物联网”这两个术语。彼时GE公司确实还没有明确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这张截屏图上有网址,读者可以随时核实有关信息。

blob.png

图2 上海可鲁电气公司2008年展位上的标语

或许上海有关部门还没有发现,就在自己家门口,2008年就有企业在做工业互联网了,而且旗帜鲜明,口号清晰:工业互联网!

另一个例子是研华科技,该公司在2010年就开始研究如何在工业领域推进工业物联网的建设,连续十年在自己的技术创新论坛中研讨工业物联网。这些研究与实践业务活动也比GE要早两年。如图3所示。

blob.png

图3 研华科技2010年研究应用工业物联网

根据迈迪信息提供的资料,该公司在2000年开发了基于国标的企业常用三维零部件平台,并于2006年将该平台正式命名为“工业互联网”平台。从这个时间点看,可能是更早的工业互联网中文术语提出者。

现在很多人在写文章或论坛发言时都不假思索地说:“2012年GE公司首创/首次提出工业互联网”,这不得不说是一件令人感到遗憾的事情。希望这个说法能够回归历史事实。

与此同时,一个重要的认知差异是,我们“自己认为”国外企业在做“工业互联网”,其实他们一直是在做“工业物联网”。

例如,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彭慧研究员在其工业互联网研究文章“从GE工业互联网到中国工业互联网”中写到:“非常有意思的是,在IIC官网中,IIC由我们理所当然认为是一个推广工业互联网的组织,却不动声色地变成了一个推广工业物联网Industrial IoT的组织。”“在正式场合,Siemens自己从来没有挂上GE工业互联网的标签,反映出它的严谨性。”“在正式场合,PTC自己从来没有挂上GE的工业互联网的标签,反映出它的严谨性。”

直到今天,德国人讲的仍然是物联网和工业物联网,例如西门子公司网站上一直讲的是物联网,工业物联网都很少提及,很难看到工业互联网这个术语。而一贯务实的日本人,长期跟踪德国工业4.0,却未选用工业互联网术语,而是干脆用了“互联工业(Connected Industry)”一词,连“网”字都不用提了。

目前看来,一个基本事实是:中国人自己在工业实践中,首先创立并使用了“工业互联网”这个术语。随后,中国人受到了国外“工业物联网”的触动与启发,在不断学习和反复思考中,逐渐摆脱了西方的语境和原有定义框架,在大规模推广自己认知的“工业互联网”的同时,给“工业互联网”赋予了不同的内涵(参见下节论述)。

二.内涵定义独创

在工业互联网术语的定义和内涵理解上,国内外也有着极大差异。下面选取三个不同来源、不同视角的工业互联网定义来做一点对比。

GE公司给出的工业互联网定义:“通过传感器、大数据和云平台,把机器、人、业务活动和数据连接起来,通过实时数据分析使得企业可以更好利用机器的性能,以实现资产优化、运营优化的目的并最终提高生产率。”

笔者所著《铸魂:软件定义制造》书中定义:“工业互联网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工业深度融合的产物,通过联接设备、物料、人、信息系统等资源,实现工业数据的感知、传输、分析与科学决策,以提升生产效率与设备运行质量,形成新兴业态和应用模式,是推进中国工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基础设施。”

工信部信发司给出的定义:“工业互联网是工业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全面连接,是人、机、物、工厂互联互通的新型工业生产制造服务体系,是互联网从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从虚拟经济向实体经济拓展的核心载体,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和塑造全球产业竞争力的关键支撑,是落实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建设网络强国和制造强国战略任务的重要交汇点。”

对比上述三个定义,大家可以看到,在“联接对象”上,基本一致;在“联接技术”上,有所差异;在“联接范畴”上,差异较大;在“联接目的”上,基本不同。参见表1。

blob.png

关于我国工业互联网术语的提出,信通院余晓辉副院长给出了一些很有价值的参考意见和背景资料:

“1、我国工业互联网不是模仿GE而来。实际上,比较早国内就思考互联网技术与工业的融合问题(我们的理解是互联网包含物联网,ITU的定义中也大体是这样认为),2013年工信部曾经发布过《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专项行动计划》,其中行动7是互联网与工业融合创新行动计划,包含工业物联网、网络制造、工业电子商务、工业大数据4个方面,当时有些环节还没有完全想清楚,因此将这个行动作为探索性的。

2、……可以肯定的说,中国推动工业互联网是基于自己的考量,而非是模仿哪一个国家或企业,但GE等实践给了中国产业界很多启发,这也是肯定的。”

从上述资料汇总来看,国内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对工业互联网的定义和理解,事实上都与国外有很大不同。GE以及他国的工业互联网实践确实给了国内业界很多启发,但是中国在参考国外定义和实践的同时,发展了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定义,确立了自己的工业互联网技术路线(参见下一节论述),落地了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应用范畴。因此,在工业互联网的定义上,中国是独立自主完成的。

三.技术路线独创

2020年,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以工信部信发司近三年征集的近1300个工业互联网平台及解决方案实例为样本,发布了“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图谱APP V1.0”:通过梳理场景、行业、技术特点,面向政府、产业、企业,立体化、多层次展示了“平台+场景”、“平台+行业”、“平台+技术”等“平台+”生态体系。如图4所示。

blob.png

图4 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图谱APP V1.0

如该图谱所示,在国内的工业互联网,从几年前一开始发端、发育,就是全价值链、高起点的,全面覆盖了产品生命周期的“在研品”“在制品”“在用品”三大产品形态,提供了三大能力,覆盖了十三种工业场景。据悉,更多的应用场景将从“第二届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参赛的1457支团队中提炼产生。

在国外,工业互联网往往只覆盖“在制品”和“在用品”,并不涉及“在研品”,而国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补上了这个价值巨大的缺口,把产品研发也成功地纳入到了工业互联网领域。很多CAX软件都已经通过云化的方式,建立或进入工业互联网平台,成为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的订阅式服务,来支持企业的产品研发创新。

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提供的“第二届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的总结资料显示,工业互联网在应用范围上实现了新突破,参赛作品在不仅在电力、钢铁、石化、机械、航空航天、纺织、家电、电子等近三十个工业行业实现应用落地,还跨界应用到了农业、金融业、旅游业等其他产业。另外,在技术创新上有很多新突破,今年参赛作品更加聚焦技术短板和自主研发,累计涉及2745项专利和5027项软著成果。

国外的工业互联网应用,绝大部分都源自做高端设备的大企业的自我发展和技术延伸,重点是联接设备,获取数据,通过分析数据来获得可视化展示,辅助人和机器来优化和提升设备效率。而在国内,按照彭慧“从GE工业互联网到中国工业互联网”文中所述,做工业互联网的企业“应该是包含之前我们所说的企业信息化要解决的全部问题及内容。那么我们大致上可以认为,国内原有的分工明确的企业信息化厂商、电信运营商、互联网厂商现在都是工业互联网厂商了。”

中国的工业互联网,是一张巨大无比的网。三十多年以来企业信息化所面对的场景、需要解决的问题、已经形成的工业IT、OT、ET解决方案、正在创新中的智能系统、其它行业的先进技术等,都在工业互联网这个语境下,找到了最大的交汇点,融合成了各种独具特色的解决方案。在这次工业互联网大赛中,丰富多彩的技术方案表现得淋漓尽致。

因此,从工业互联网企业产生源头、应用业务领域、覆盖工业场景、平台技术路线、技术领域创新、解决方案水平等不同指标来看,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在技术路线上,与国外的工业互联网有较大区别,是在走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独创的技术路线。

四.推广模式独创

在工业互联网推广模式上,中国绝对是处于完全自主创新、完全不同于国外推广模式的状态。

中国之大,省市之多,地域特点之复杂,堪比欧洲。因此,从中央到地方,工业互联网在每一个地区、每一个省市,都呈现出不同的中国特色、地方特色和技术特色。

中央政府高度重视工业互联网。国务院在2017年11月27日发布了《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吹响了进军工业互联网的总集结号。

工业互联网连续三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2020年3月4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明确了工业互联网是“新基建”中的重要建设内容6月30日,中央再次强调“加快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7月13日,李克强总理在讲话指出:大力发展工业互联网

中央如此高密度地发布指示,突出强调一个新基建内容是非常罕见的,其道理在于,工业互联网是未来工业大国/强国在工业领域竞争的制高点,是中国工业转型升级的一个新赛道。工业互联网正在而且必将推动中国企业的技术/管理创新模式、生产方式、组织形式和商业模式的深刻变革,推动工业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重构与再造。

在地方上,大约有20个省市自治区发布了25份以上的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扶持政策、实施方案或指导意见。在任何其他国家的地方政府,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在研究上,除了企业、学协会、民间智库等研究机构不断发布研究文章和著作、召开会议来为工业互联网造势和推动之外,国家部委事业单位亦做出了突出贡献。工信部信通院自2017年11月发布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白皮书》,召开了2018、2019工业互联网峰会,在2020年线上峰会发布了九本工业互联网专题白皮书;工信部电子五所连续组织了2018、2019、2020年三届工业互联网APP大赛;工信部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编制了《数联物智 风劲扬帆: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创新应用报告2020》,组织了2019、2020两届工业互联网大赛。前已述及,刚刚结束的第二届工业互联网大赛,以创纪录的形式,在中国工业互联网的推广模式上,树立了一个里程碑。

在资金支持上,工信部近几年一直以招标立项的方式,投入巨资来大力支持工业互联网平台和工业互联网APP的研究发展。

中央/地方政府高度重视,文件密集发布,政策支撑到位,资金投入巨大,大赛规格隆重,概念深入人心,在推广模式与达成效果上,恐怕是除了中国以外,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发动的广度、推动的力度与企及的高度。

五.生态形式独创

笔者今年重点研究了工业互联网的生态体系建设。工业互联网的产生与发展,有着其深刻的工业内生动力和生态依据。首先,工业领域的各种内生需求,一直需要建立“人、机、物”等工业要素的联接;其次,这种联接的网络结构、联接内容和联接机制,比单纯的信息网络要复杂得多——工业互联网既要联接各种物质类的互联网,也要联接各种能量类的互联网,还要联接信息类的互联网,同时所有这些网络都可能与人际关系网络发生交汇联接。

联接了各种工业要素、覆盖了工业全价值链和全产业链的工业互联网,从其本身结构来说,在内生需求和演变趋势上,是必须要从线下生态体系走向线上生态体系的,线上与线下的生态体系是叠加共存的。因此工业互联网形成生态体系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必然结果。

如果从工业互联网的需求与供给视角来观察,工业互联网具有建设者(供给侧)、使用者(需求侧)和参与者三个维度。三者共同构成了工业互联网的生态体系。

供给侧主要是工业互联网(含平台、工业APP、基础设施、物理资产)的建设者,他们是真正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者;

需求侧主要是各类大、中、小、微企业,有些企业也会以用户身份加入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

参与者有政府、高校、研究院所、金融机构、线上社区、联盟、商业交易平台、泛合作伙伴等。

从全体生态体系成员来看,研发企业、生产制造企业、平台企业、集成服务企业、工业软件企业、互联网企业、电信企业、智库、咨询机构、社区开发者、学协会组织、联盟、电商、中介、投资者、金融机构等,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作为生态成员加入了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应用与推广进程中,成为工业互联网平台生态体系中的引领者、倡导者和践行者。

中国是工业大国,仅仅就生产制造企业而言,中国各地、各类企业,可以生产41个工业大类、207个中类、666个小类的各种工业产品,而且,中国企业的工业化和信息化水平参差不齐,差异巨大。因此,中国的工业互联网的建设,从建平台的出发点和在企业的具体应用上就具有了与国外不同的自身特点。

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将生态建设的形式发挥到了极致,无论是在供给侧、需求侧,都有自己与国外不同之处,尤其是在参与者维度上,极大地丰富了工业互联网的参与者类别和参与程度。甚至可以说,第二届工业互联网大赛吸引线上观赛的500多万观众,也都是工业互联网生态体系的参与者!

此等规模,此等体系,难以复制。只有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中央统揽全局、政策支撑到位、地方全力协同、工业门类齐全、数字技术发达、参与方众多的国家,才有可能打造这样的生态形式。这样的国家,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

还有很多生态体系内容独具中国特色。限于篇幅,不再一一述及。

六.小结

中文术语独创,内涵定义独创,技术路线独创,推广模式独创,生态体系独创,这个五个独创,构成了中国工业互联网自己的独特优势,具有独特的发展动能和巨大的发展潜力,注定要走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发展道路。

笔者认为:中国的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在内涵和实质上已经超越了西方工业物联网/工业互联网的概念。

三年实践,开局不错,泡沫不少,但是精华亦多,日渐坚实。所需的是,坚持发展,剔除泡沫,去粗取精,去伪存真。

以自己定义的概念,走自己的技术路线,做自己的案例实践,做自己的软硬件产品,做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搞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大赛。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某种程度上就是中国工业互联网走上独辟蹊径新赛道的一个缩影。

以工业互联网大赛的打擂台形式,公平公正公开,让真正做事的企业、真正做得好的企业脱颖而出,让这些企业成为中国工业转型升级的示范标杆,胜过一万次“行业鉴定会/专家评审会”,业界心服口服。

笔者重申:工业互联网是中国人开辟的新赛道,是中国工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新路径,是工业化与信息化长期交汇融合发展的阶段性成果。

在这条新赛道上,中国已经开始快速奔跑。 


来源:英诺维盛公司

作者:赵敏,走向智能研究院执行院长


众所期盼的第二届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全国总决赛122日在浙江余杭闭幕,20个优秀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分获一二三等奖!请登录大赛官网(www.cii-contest.cn)获取详细信息。

blob.png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2159号